深圳大学心理学院高级研修班招生专用网 报名电话:0755-26537571
深圳大学心理与社会学院高级研修班招生专用网

联系我们

  • 深圳大学心理学院
  • 报名电话:0755-26537571
  • 研修班招生办地址:深圳市南山区深圳大学沧海校区致理楼L3-1231室
首页 > 心理学资讯 > 正文

如何整合内心的冲突和混乱,构建稳固的人格?

  我们首先要意识到的一点是:每个人的人格都是即完整,又分裂的。

  人内心的冲突,其实并不是来自于人格不同部分的矛盾和斗争,而只是因为我们没有使用正确的方法、去对人格的不同部分进行“协调组织”。囿于词语的限制,我们看到“人格整合”这样的词语时,其实联想到的意向,往往是对人格的不同部分进行“融合”,好似要将两个完全对立的部分合二为一。但是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在努力学习的同时又肆意放纵呢?所以,人格的整合,不等于人格的“融合”。人格的整合就好比你作为一个将军,将原本意见不和的各个部门给协调组织在一起,使他们不会内讧,使他们能够对你“令出即行”,而不是你要把手下的十万人揉在一起变成一个巨人。对于内在冲突的第二个常见的错误、同时也是导致内在冲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很多人在面对内心两个冲突的时候,他马上跳下了裁判席,加入了赛场上,试图把两个比赛选手都干掉,或者帮着其中一个消灭另一个。譬如你现在和一个男生谈恋爱,此人貌比潘安,但是花心风骚,你内心就有两种愿望不断的相互斗争:

  甲方强调:这么帅的小哥哥你要是放跑了这辈子都很难遇到了!

  乙方强调:长得再帅又有个锤子用?天天给老娘戴绿帽子!你要是还有点血气,就赶紧把这个货给踹了!那些人格不稳定、内心混乱的人遇到这种情况时,他马上就慌了,他不知道怎么办。他想尽快平息这种内在的冲突,这时候,这种迫切的想要平息冲突的愿望令他只能不理智的依靠本能行事。人依靠本能行事的时候会怎么样呢?很显然:会“粗暴”。你粗暴的想要马上把这种冲突给消灭,于是你要么想尽快从两种选择中确定一个,要么想赶紧把这两种想法赶紧清理掉,让他们消失。但是无数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这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面对两个不确定的选择,你怎么也没办法下定决心选择其中一个,不管你怎么分析利弊,都会有无数个理由再把你扯回去,你可能纠结了一星期,仍旧没办法下定决心。你想让两种冲突消失,这更不可能。

  “白熊效应”告诉我们:你越想让自己“不要”想什么,那种想法只会在你的认知中变得更为明显。所以你在慌乱中采取的做法都是无用的。那么,为什么你会在遇到内心的冲突时,无法采取正确的方法处理呢?本质上是因为在你的认知中有一块严重的缺失,这块缺失就是:“不确定”的状态本来就是人生中正常的一部分,它并非特殊的、也非病态的,而是再正常不过了。还是那个例子,你现在无法下定决心、怎么处理和这个花心貌美男子的关系,那是因为生活中的确还没有出现,足以令你下定决心的因素呀!假如说,有一天你俩出去爬山,突然蹦出一个变形钢驴,声称要从你二人中选择一个进行蹂躏,让你俩自己决定吧。此男子毅然挺身,二话不说的保护了你,从此成为了医院肛肠科的常客。

  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恐怕你就会更明确地倾向于要和这个男子厮守终身了。但倘若此人二话不说,一招大慈大悲千叶掌将你劈翻在地,把你献给野驴从而保全自身,那毫无疑问,你被揍晕的那一秒,就已经决定和此人恩断义绝了。例子举的很夸张,但是为了说明,我们做出的决定是由具体的现实因素决定的,在很多事情还未发生,你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时,你就的确没办法做出决定。“不确定”这个状态其实是再正常不过了,这时候你所谓的内心冲突,其实根本不是冲突,而只是在“信息不足”的情况下,进行胡乱的猜测而已。就好比你连敌人有多少在哪里还不知道,就在那纠结:我是摆七星龙门阵干死对方好呢?还是施展大陨石召唤术干死对方好呢?但如果你发现敌方只有一个人,而此人是实力恐怖如陈佩斯的萧炎呢?那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七星龙门阵和大陨石召唤术都是辣鸡,你最好的做法其实是跪下磕头向对方认个干爹。此时有人又会有疑问了:你说的比唱的好听,但如果说我现在面临着一个时间紧迫的选择,同时信息又不足。

  比如说我明天就要决定考公务员还是考研,但是我现在一团糟,根本想不清楚要报哪个,这可是决定我人生的大事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如果有这样的疑问产生,就说明你没有理解另一条生活常识:有的事就是没办法。这事没办法解决,这事你不可能做出一个好的选择。这就是答案。期望控制生活中的一切,这是一种错误的幻想。这种错误的幻想来自于你的人格不成熟,缺乏灵活性。缺乏灵活性,导致了你认为某一个重大的选择就会决定你的一生,你认为自己选择了考公务员,以后就只能一辈子做公务员。

  你从来没想过如果做公务员不满意,也可以跳出来做点别的这种选项。缺乏心理灵活性的人,会紧紧地将自己限制在乏味、枯燥、固化的人生中,正是由于他对于自己人生的这种固化的期望,所以只会令他做出更为固化的选项,由此导致了他整个人生的压抑和枯燥无味。这种情况下的内心冲突,另一方面也是源自于此人缺乏对自我的接纳。什么叫自我接纳?今天我们就把这个事一句话讲清楚了,接纳自我就六个字:等一等,抻一抻。我们的心理有一个特性,就是:所有的想法、欲望和信念,如果你正视它,那么用不了多久它就会消失。譬如不管你有多强的性欲也好、烟瘾也好,如果你正视这种欲望,你就会感觉到这种欲望慢慢地就变淡了。这并非多么稀奇的事情,而只是很多事物都固有的属性。没有人可以保持二十四小时的愤怒,也没有人可以保持24小时的勃起。但是,如果你对自己的想法和欲望不是持正视和接受的态度,而是对自己的想法感到恐惧和焦虑、迫切的想要让这种想法消失,这反而会令这种想法不断地持续保持下去。还是以你是个将军为例:你手下的李云龙和诸葛亮两个人吵架,他俩一抬杠,你赶紧劝架:“李云龙你不要再开腔了!”“诸葛村夫你闭嘴!”这俩人牛啊,肯定都不服你,李云龙反问你:“将军,你怎么就不敢跟皇帝干一下呢?”

  你说:“云龙啊!那皇帝可是四海之主,我们怎么能干他呢?我看你还是要多学习一个,提升下你的姿势水平!”

  李云龙不屑:“学习?学个屁!二营长、把老子的意大利炮拉来!明儿个我就造反!”诸葛亮:“我原以为你身为人格之主,来到我二将面前,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

  你说:“我说粗鄙之语?我说粗鄙之语?WDNMD!今天我就叫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粗鄙!我……”

  诸葛亮将你打断:“无知贼子!你枉活二十有六,一生未立寸功,只会躺刷微博,坐点外卖!一条断脊社畜,还敢在我面前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然后你就“噗”的一口血倒下了,然后你就“噗”的一口血倒下了,然后你就“噗”的一口血倒下了。不要下阵去和你自己的想法作斗争,这是幼稚孩童的做法。

  成熟的做法就是抻一抻。你任李云龙和诸葛亮对骂,你就在那坐着,不说话,不表态,就摆出大佬的态度在那抻着。你放心,你最多抻五分钟,这两货就心虚了,他们会意识到在你面前失态了,甚至可能会上来和你请罪。你要是想玩,就可以再抻一会儿,说不定这俩货会更害怕,就向你跪下磕头请罪了。不要以为上面这个例子很夸张很无厘头,我们始终要明白:人的“自性”(the self)就像一家公司,即完整又分裂,你怎么管理一家公司,你就要怎么用同样的道理管理你自己的人格。一切的想法和冲突本质上都是纸老虎,只要你别着急回应他,等一等,抻一抻,它马上就会露馅。但因为很多人不理解这个逻辑,所以他们总是习惯一发现冲突就马上下场和自己干一仗,而导致他们甚至从未发现:原来你是不需要和自己战斗的,只要再等一等,冲突自己就会消失。虽然我已经尽我所能的做了详尽的解释,但仍旧有很多人,会打心底是不相信,内心的冲突只要等一等就能消失的。

  这也很正常,因为你还没有对你的人格冲突“脱敏”,所以会对其过于重视,也属正常。接纳自我,就是在你人格的任何部分、任何碎片呈现时,给它一个呈现的空间,就让它放松而充分的呈现出来就行了。“等一等”,就是在为人格碎片提供这样的一个空间。但是你允许它存在,给它提供彰显自身的空间,不代表你就要认同这个想法,也不代表这个想法就是真的。自控力的本质就是这种接纳但不认同自己想法的能力。“认为自己的想法都是真实的”,这也是一种十分普遍的错觉。譬如说,有个人,他的脑袋里有一天,突然冒出了“我要从楼上跳下去”这么一个想法,然后他一觉察到这个想法马上就慌了:怎么办?我要从楼上跳下去了!我要死了!怎么办怎么办?这个人就是错误的将自己的想法当成了是真实的,而没有意识到那只是一个想法而已。你有“我要从楼上跳下去”这个想法,这个想法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并不意味着你要从楼上跳下去这件事是真实的,也不意味着你就真的会这样做。这就好比你想“今晚我要和菜虚鲲共赴巫山”,这个想法是真实的,但并不意味着今晚你真的要和一只虚鲲一起去爬山。你只是有一个想法而已,但如果你对某一个想法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或焦虑这种情绪,这个想法才会持续的困扰你。我们会被内心的冲突、会被自己的想法所困扰,在技术层面的原因其实完全是因为我们不清楚怎样才是正确的面对方法,所以只会依靠本能、和自己一些理所当然的想法去处理。正确的处理方法:

  第一个步骤就是“等一等”。给这些冲突以一个释放和彰显的空间,等它释放到高峰,然后自然地跌落。第二个步骤,就是对你内心所有的冲突和想法,保持觉知,接受它的存在,但不一定要认同它。观察你的想法,但始终要记得这篇文章提醒你的:“所有的想法只是想法而已,并不代表它们是真实的存在、也不代表它们一定会发生。”第三个步骤,确定对这种冲突的处理方法。如果一种内心的冲突,是由于信息不足或别的原因导致的、本来就没有办法做决定的情况的话,那你就要回忆起我前面所说的:不确定本来就是生活的常态,你现在的确就是没办法决定这件事的。如果你仔细的观察,发现其实这件事是可以分析清楚的、发现你可以衡量出利弊,那么,你当然就要选择那么更有利的做法。这时候如果那些与此相对的想法仍然在叫嚣,你只需要继续保持对他们的觉知:我听到了,但我不会按你们说的去做。然后不需刻意的理会那些想法即可。关于这个处理方法,其实最核心的地方在于第一个步骤,也就是“等一等”。为什么它如此关键呢?因为等的意义,是令你的想法和冲突获得释放,释放了之后,它们就会变得很无力了,这时候,你的意志才能够得以贯彻。如果你内心的冲突没有释放,你就急于告诉自己:“现在这个情况就是无法确定的,所以我现在怎么想也没用。”

  这样是没有用的,因为你内心的冲突仍在斗争呢,它们并不会听你的。这也是为什么同样一句道理,有的人听了后能够为其所用,有的人听了后半点用处没有,其实就是在于,你人格的各个部分,是否处于愿意接受你指令的状态里。如果两种冲突在僵持,无论你下达什么样的指令都是没用的。但你等两种冲突斗累了,或者它们过了高峰开始回落了之后,这时候你再说话,它们就愿意听了。

  当然,已经回落的人格碎片是无力的,它即便是想反对你,也没有那个能量了。就像你的手下在吵架,你任他们吵去,他们吵翻天你也不管。等这俩人吵累了、吵倦了、无话可说了的时候,他们就会来求着让你做主。这时你掌握了主动权,淡淡的说道:“此事依我看,目前信息不足,无法下定论,大家就不用再管了。

  我话讲完,谁赞成,谁反对?”这时候,当然是没人敢反对的。但如果真有哪个人格部分敢反对,那你就——


 

  文:风墟 (微信公众号:炼己者 ID:fengxuwake;微博:炼己者风墟)责任编辑:殷水用户在壹心理上发表的全部原创内容(包括但不仅限于回答、文章和评论),著作权均归用户本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