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心理学院高级研修班招生专用网 报名电话:0755-26537571
深圳大学心理与社会学院高级研修班招生专用网

联系我们

  • 深圳大学心理学院
  • 报名电话:0755-26537571
  • 研修班招生办地址:深圳市南山区深圳大学沧海校区致理楼L3-1231室
首页 > 心理学资讯 > 正文

周国平:有一个好家是人生最大的成就

精选问答

杨绛几年前写过一本书叫《我们仨》,她在书里说,这辈子最大的成就是“我们仨”,就是她、钱钟书以及女儿钱瑗这三个灵魂在这个世界上相遇了。她和钱先生都是大学者、大作家,但她并不认为这算多大的成就,最大的成就是有这一个好家。那么,钱先生和钱瑗在同一年去世,这就是最大的痛苦,她在书中不断地叹息,我们仨失散了,永远地失散了。我很理解她的感受。如果你有一个好家,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就是总有一天会失散,而且再也没有另一个世界让你们重逢了。所以,一定要珍惜现在的每时每刻。人很容易被日常生活消磨得麻木,对生命不敏感,有必要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忽略和错过了人生中那些最珍贵的价值。

问:周老师好,您认为一个人取得了怎样的成就才能算作人生的重大的成就,我现在的事业刚起色,但几乎每周都没有时间陪伴家人,家人对此也对我也有很多抱怨,您觉得我该怎么办呢?

周国平:法国哲学家蒙田说:一个人能够和家人和睦相处,这是人生的重大成就。我觉得他说得很对。一个人事业再辉煌,在社会上成就再大,如果不能和家人和睦相处,甚至完全没有时间和家人相处,家不成其为一个家,我认为你的人生就是有根本缺陷的。英国哲学家霍布斯说:怀有野心的人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妻子和朋友身上的,他不得不把全部时间奉献给他的敌人。说得真好,的确有这样的人,把全部时间用来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却舍不得花一点时间来陪家人,还自吹是为了事业而牺牲家庭生活。

在生活中,每当有亲人去世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追悔,谴责自己没有好好珍惜相处的时光。可是,事实上,相遇是缘,分离却是命,再亲的亲人也是时时刻刻在走向分离,因为总会有人先走,只能陪一程。所以,不要事后追悔,现在就要珍惜。杨绛几年前写过一本书叫《我们仨》,她在书里说,这辈子最大的成就是“我们仨”,就是她、钱钟书以及女儿钱瑗这三个灵魂在这个世界上相遇了。她和钱先生都是大学者、大作家,但她并不认为这算多大的成就,最大的成就是有这一个好家。那么,钱先生和钱瑗在同一年去世,这就是最大的痛苦,她在书中不断地叹息,我们仨失散了,永远地失散了。我很理解她的感受。如果你有一个好家,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就是总有一天会失散,而且再也没有另一个世界让你们重逢了。所以,一定要珍惜现在的每时每刻。人很容易被日常生活消磨得麻木,对生命不敏感,有必要经常提醒自己,不要忽略和错过了人生中那些最珍贵的价值。

问:周老师,我最近迷上了做主播,但是收益很差,时有时无,不是很稳定,但是我很喜欢这份工作,我的困惑是,什么样的工作才是一份好的工作呢,大部分人热爱的工作并不能带来高的收入,您觉得我是否可以把这个作为我的事业吗,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能力靠这个养活自己,我想想听听您的建议。

周国平:工作,其实是和你的一辈子的学习分不开的,就是你找到了一个最适合于你的领域,在那里面深造,去发展和实现你的能力,享受智力活动的快乐。这个意义上的工作,是人生幸福的特别重要的领域,你拥有了这个意义上的工作,也就是拥有了真正属于你的事业。什么叫事业?在我看来,就是你找到了一个领域,在那个领域里,你的最好的能力能够得到最好的运用和发展,那个领域就是你的事业。但是,要拥有这样的事业,前提是你的智力品质是好的,你确实养成了智力活动的兴趣和习惯。

仔细分析起来,一个人的能力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个层次是一般的智力品质,就是养成了智力活动的兴趣和习惯,爱学习,善于思考。另一个更深的层次是每个人的独特禀赋。我相信老天让我们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定是把他造得和别人有所不同的,一定是给了他一点独特的东西的,所以,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一个特别适合于他的领域,有一种他能做得特别好的事情。当然,在很长时间里,他可能不知道自己的那一点独特的东西是什么,不知道最适合于他的领域在哪里。其实,我在很长时间里也是不知道的,大学毕业很久了还不知道。不过,只要一般智力品质是生长得好的,你迟早会找到这个领域。一般智力品质生长得好不好,这一点非常重要,会有很不同的结果。首先,我相信,一般智力品质好的人,他无论从事什么职业,哪怕这个职业不是他喜欢的,他的智力品质仍然会表现出来,做同样的事情,他和智力品质差的人是不一样的,会有很不一样的质量。其次,一般智力品质好是一个前提,在这个前提下,一个人的独特禀赋才可能慢慢地显现出来。如果一般智力品质差,你是一个不爱学习、不爱思考的人,那么,上天给你的那一点独特的东西就永远不会显现出来,就会永远被埋没了。

你做的事情是不是你的真正的事业,可以用两个标准来判断,一个是真兴趣,一个是意义感。真兴趣,就是你在做你真正喜欢做的事情,你做得非常愉快,哪怕不给你报酬,哪怕得不到别人的认可,你还是要做。你是对事情本身感兴趣,而不是对它可能带来的利益感兴趣,这就证明这件事情是和你的天赋、性情相适合的,它确实是属于你的。意义感,就是通过做这件事情,你觉得你的价值真正得到了实现,你的人生因此是有意义的。

问:老师您好,我一直有一个困惑,我在小地方长大,经历了几年的打拼后,过上了相对富裕的生活,但是我一直保持着节俭的生活习惯,但是周围的人对于我节俭的习惯有很多负面的评价,我觉得身边的人不是很理解我,有时感觉到很孤独,您觉得财富带给人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周国平:在富裕以后,你的钱足以让你过奢侈的生活了,你仍要乐于过相对简朴的生活。一个人在没钱的时候过简朴的生活是迫不得已的,但是你有了钱以后仍然过比较简朴的生活,我觉得这是很高的境界,体现了很高的素质。我发现,一个精神素质高的人,他有两个特点。一方面,很少的物质就能让他满足了,他的需求不多,物质生活过得去就行了。另一方面呢,再多的物质也不能让他满足,他过上奢华的生活就心满意足了?不是的。物质满足不了他的什么?当然是精神上的需要,那才是他的最重要的需要。

在很大程度上,物质生活的简朴本身就是一种精神上的要求,因为奢华的物质生活是很牵扯人的精力的,物质在提供享受的同时也强求服务,复杂是一种限制,简单才能自由。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他一辈子很穷的,他也不想富裕。他讲课从来不收费,其实他名气很大,口才极好,如果上百家讲坛,铁定第一叫座,发财是没有问题的。和他同时代的智者是一些讲座专业户,开价很高,和今天号称名师的讲座专业户们有得一拼。苏格拉底讲课也不像今天这样在课堂或者礼堂里,而是在街头闲逛,一帮年轻人就跟随着他,听他聊天,和他互动。有一回,他带着一帮学生就这样在雅典街头逛了一圈,街上有很多商铺,在卖各种商品嘛,他就感慨地说:我才发现世界上有这么多我不需要的东西。

他说了一句名言:一无所需最像神。一个人对物质的需求越少,就越接近于神,为什么?因为神是自足的,完完全全是精神性的存在,不需要物质。当然,人不是神,人有一个身体,离不开物质,但人也有精神性,精神性是人身上的神性,是人性中最高贵的部分,对物质的依赖越少,这个神性的部分就越能发扬光大。

一个人在物质条件许可的情形下,生活过得舒适一些,住别墅,开好车,甚至有的人喜欢名牌的生活用品,这无可非议。我认为最关键的是你的心态,第一你是不是把心思都放在这上面了,你还有没有更高的追求,第二你是不是为此沾沾自喜,觉得你靠这些东西就高人一等了。对于财富也要有平常心,摆阔、炫富是庸俗的低级趣味。比较起来,我还是更欣赏那种生活相对简朴的富人,不是吝啬,他对朋友、对慈善很慷慨,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没有那些臭讲究。这的确是素质的证明,说明他的心思没有用在物质生活上,因为他有更高更好的享受,不屑于花工夫在物质上。

一个人在巨富之后仍然简朴,这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灵魂的高贵,能够从精神生活中获得更大的快乐。我看到一个报道,宜家的老板坎普拉德,好像是全球第四富豪,据说他生活就很简朴,他那部车已经开了十五年,人家劝他换车,他说才开了十五年,还很新啊,一般坐飞机都是经济舱,不坐公务舱、头等舱。是不是做秀?可能有这个成分,但是我觉得即使做秀也是好的,说明他认为简朴是光荣的,所以才在这方面做秀。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不同,人家很看重公众人物的简朴的社会形象,在我们这里,却是奢华、摆阔才是荣耀。

问:有一种观点认为,书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喜欢和不喜欢之分,你怎么看?很多专家不认可畅销书在文学上的地位,但是一些畅销书的作家会说,不要忽视读者的鉴赏能力,能够畅销说明它是有意义的,不要把书分为纯文学书和畅销书,请谈谈您的观点。

周国平:我认为书还是有好坏之分的,当然好书坏书都可能有人喜欢,但是我想喜欢什么书,这里面有一个趣味的问题,还有一个层次的问题。判断书的好坏,当然不能看读者的多少。读者多的书,可能是人心所向,也可能是炒作效应。读者少的书,可能是曲高和寡,也可能是实在太滥。真正的标准是看书的质量,可是质量怎么判断,就不好说了,见仁见智,所以我说最后就看时间的判断,能不能流传下去。我并不完全否定畅销书,畅销书里不是没有好书,我想强调的是,读什么书要有自己的选择,不要被时尚拖着走,大家都在读你就跟着去读。

作为作家,当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畅销,但是我觉得比较好的心态是让作品自然地走到读者里面去,不要做许多包装和宣传,反正我不喜欢这样。炒作对读者是不公平的,结果很可能是本来不想买却买了,买了以后发现自己并不喜欢。所以我觉得还是让书自然地走到读者里面去比较好,作家应该追求的不是畅销而是长销,这才是作家和读者之间的一种健康的关系。


 

本文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